(轉貼)草原上的詩歌民族--哈薩克的安全戰略 壹、前言哈 薩克是中亞五國中土地面積最大的國家,全國總面積約為二百七十二萬平方公里,以這樣的面積來看,在全球國家中,哈薩克應該不算是「小國」,可以歸類為「中 型國家」。哈薩克也是一個多民族的國家,總人口數大約只有一千五百多萬人,但卻由多達一百三十一個民族組成,主要的民族有哈薩克族(53%)、俄羅斯族 (30%)、日爾曼族、烏克蘭族、還有烏茲別克、維吾爾和韃靼族等。哈薩克的種族雖多,但因地廣人稀,所以種族間的糾紛較少,應該算是中亞五國中民族最和 睦的國家。 哈薩克地處中亞的內陸國,西瀕裏海,海岸線長一千七百公里。東南連接中國大陸,北鄰俄羅斯,南與烏茲別克、土庫曼和吉爾吉斯接壤。地理環境多為平原和 西裝低 地,湖泊眾多,大約有四萬八千個,其中較大的有裏海、鹹海、巴爾喀什湖和齋桑泊等。境內冰河多達一千五百條,全國屬於嚴重乾旱的大陸型氣候。  哈薩克有一句古老的諺語:歌和馬是哈薩克人的翅膀。所以哈薩克是典型的詩歌民族,廣大的草原是詩歌的海洋,哈薩克人從出生時的搖籃曲到葬禮上的哀歌,詩歌 沐浴了哈薩克人的一生。這個民族與詩歌水乳交融,一生中的重要活動,比如為嬰兒洗禮、婚喪嫁娶、祝壽、節日等,都由詩歌伴隨進行,也因此哈薩克民族又被稱 為「草原上的詩歌民族」,在台灣傳唱的「在那遙遠的地方」,就是改編自哈薩克的情歌而來。  哈薩克的建國史很早,在西元六世紀中葉到八世紀時期建立了突厥汗?居酒屋瞗C九到十二世紀曾建奧古茲族國、哈拉汗國,十一到十三世紀被契丹人和蒙古韃靼人侵入,十 五世紀末成立哈薩克汗國,分為大帳、中帳、小帳。十六世紀初基本形成哈薩克部族,十八世紀三、四十年代,小帳和中帳併入俄羅斯帝國,十九世紀中葉以後,哈 薩克全境處於俄羅斯統治之下。  一九一七年十一月蘇維埃政權建立,一九二0年八月二十六日建立歸屬於俄羅斯聯邦的吉爾吉斯蘇維埃社會主義自治共和國,一九二五年四月十九日改稱哈薩克蘇維 埃社會主義自治共和國。一九三六年十二月五日定名為哈薩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同時加入蘇聯,成為蘇聯的一個加盟共和國。一九九0年十月二十五日,哈薩 克最高蘇維埃通過了國家主權宣言,一九九一 宜蘭民宿年十二月十日更名為哈薩克共和國,同年十二月十六日通過「哈薩克國家獨立法」,正式宣佈獨立,二十一日加入獨立 國協。貳、哈薩克的戰略環境  哈薩克地處中亞的北邊,整個中亞地區與俄羅斯、中國大陸、阿富汗和伊朗四國有共同的陸界,同時又與俄羅斯、伊朗和外高加索的亞塞拜然有共同的海界。嚴格說 來中亞的地區環境並不複雜,但因周邊國家不是世界大國,就是情勢較為複雜的回教國家,所以中亞國家受到外界的影響頗大。其中哈薩克與俄羅斯共同擁有六千五 百公里的邊界線,俄羅斯境外的二千五百萬俄羅斯人,有一半居住在中亞,其中大部分居住在哈薩克北部地區,所以哈薩克的安全環境受到俄羅斯的影響最大。  中亞的東部是中國大陸,邊界線長達三千多 辦公室出租公里,由於中國大陸的西部地區存在著高度敏感的民族問題,所以中共對於中亞的經營非常用心。二00一年成立的「上 海合作組織」,就是中共為了結合中亞國家與俄羅斯,共同尋求解決中國大陸西部民族衝突問題所建構的第一個國際組織。就因中亞國家與俄羅斯和中國大陸這兩個 大國鄰接,使得中亞無形中提高了他們地緣政治上的價值,中亞地區的地緣政治意義也因此具有全球性的性質。  中亞的南部有世界最複雜的兩個國家,包括阿富汗與伊朗。阿富汗北部居住的塔吉克族、烏茲別克族等中亞民族,他們一直在阿富汗的政治生活中形成一個獨立武裝 派系和政治力量,使得阿富汗過去以來內戰層出不窮,對中亞的安全情勢也影響甚巨。而伊朗是以回教革命領導者和回教世界的領袖自居,除 代償了意識型態屢屢對國際 社會發出挑戰之外,伊朗同時也是西亞地區的軍事強國,控制著波斯灣的東海岸。伊朗與土庫曼相鄰,其北部居住著七十多萬土庫曼人,他們與中亞南部的塔吉克共 同屬於回教什葉派,也是伊朗內部民族與宗教方面引發衝突不斷的根源。參、哈薩克對安全環境的思考  由於周邊地區的安全環境過於複雜,一九九三年哈薩克就制訂一部「軍事學說」,以作為擬定安全政策的指導方針。一九九九年哈薩克安全會議又制訂了「一九九 九~二00五年國家安全戰略」,分析哈薩克的外部安全、軍事安全、經濟安全、生態安全和資訊安全狀況,指出國家安全可能面臨的最嚴重威脅,並制訂應對措 施,當時這部「國家安全戰略」就認為哈薩克周邊地區出現局部武裝衝突的策源地對哈薩克的威脅最大。二000 房屋貸款年二月,哈薩克又頒佈了新版的「軍事學說」,把 哈薩克的軍事安全界定為防禦性,並致力於保障哈薩克在現代條件下的中期安全。  「新軍事學說」對哈薩克安全環境的思考,主要有: 一、對國家面臨威脅的判斷。哈薩克認為該國所面臨內外兩種威脅,一種是外部周邊所存在的武裝衝突威脅,這方面他們認為周邊國家軍事潛力的增長,可能導致地 區穩定程度的下降,包括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增加,新軍事技術的推陳出新,以及恐怖主義利用新軍事技術所帶來的危險;另一種內部的威脅,主要有內部非法武裝 與恐怖主義在哈境的擴散,極端主義和分離主義在哈國境內的氾濫等。  二、在安全合作上的觀點。哈薩克認為必須加強對外安全合作,要與大國或軍事政治組織建立集體安全機制,以建構「多支點的戰略平衡」關係。 西裝因此哈薩克選擇與俄羅斯、北約及中國等周邊國家建立戰略協作關係,就是在這種觀點下所採取的軍事合作政策。  三、關於未來戰爭的看法。在核生化武器已經逐漸擴散之下,哈薩克認為該國將面臨高、中、低三種強度的軍事衝突,以當前的環境發生低度衝突的可能性最大,包 括邊境衝突、外國武裝組織的滲透、恐怖組織所引發的有限性武裝衝突等。因此,哈國極力建立一支規模不大,但裝備先進、訓練有素的新型軍隊,以因應內部衝突 的可能性。  四、關於軍事力量的使用原則。哈薩克主張遵循「不把戰爭或軍事威脅作為達到政治、經濟或其他目的的手段」原則,所以將優先使用政治、外交和其他非軍事手段預防、制止和化解軍事威脅,哈薩克並強調武裝力量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首先對別國採取軍事行動。肆、哈薩克「多支點的戰 買屋略平衡」政策  為了推進「多支點的戰略平衡」政策,哈薩克積極參與周邊國家和西方大國之間多邊和雙邊軍事合作關係,包括獨立國協集體安全條約組織、北約的「和平伙伴關係計畫」,以及加入上海合作組織。  其中獨立國協集體安全條約組織是在一九九二年簽訂,是以俄羅斯為主導,成員除了哈薩克之外,還有吉爾吉斯、塔吉克、烏茲別克、亞美尼亞、白俄羅斯、亞塞拜 然、喬治亞等共九國,主要目的是在合作反恐方面,但也因這個組織的成立,使得哈薩克與俄羅斯軍事合作更為密切,俄羅斯在軍事建設方面協助哈薩克,哈薩克的 軍事設施也租給俄羅斯使用。  哈薩克也加入美國為首的北約「和平伙伴關係計畫」,除了定期的舉行聯合軍演之外,哈薩克也跟美國簽署雙邊軍事合作協議,包括美國為哈薩克培訓軍官,美國也提供鉅額軍援幫助哈國 裝潢提高軍事防禦能力。  另外,哈薩克也加入上海合作組織,除了解決邊界領土的紛爭之外,各成員國有計劃地削減部署於邊境地區的軍事力量,增加軍事演習的透明度。而該組織也提供區域穩定力量,有利於哈薩克吸引外國資金的投資。伍、結論  總體而言,哈薩克的安全戰略環境並不複雜,使得該國可以採取「多支點的戰略平衡」政策,跟周邊大國建立起軍事合作關係,這不但讓哈薩克可縱橫在各大國之間 尋求安全的保障,各大國為了在中亞地區建立起戰略平衡的關係,也極力拉攏哈薩克進行軍事合作,這可以說是另一種宣布「永久中立國」之外,建立有利國家安全 戰略的新模式。 FROM 王崑義,青年日報小國安全戰略專題,2008.10.12,版4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新成屋  .
創作者介紹

新城

ve81veamc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